我的白内障手術

(一)

我左眼視力0.8-1.0,右眼0.4-0.5,常年累月下來養成了习惯:中遠距离用左眼,近距离就能用右眼。随著歲月的流逝,两眼差距越來越大,不過是漸循而來,對生活和工作倒也没什麽影响。

今年6月,陪太太去醫院看病。太太怕我無聊就為我挂号眼科,說检查一下視力好去配副遠視眼镜。不料醫師說,右眼白内障,視力0.01,得盡快做手術。馬上就有一位護士小姐带我到隔壁房間,向我推荐各种自費的水晶體起來。這時,我仍處在震憾之中--我這種年龄會有白内障?對護士小姐的建議只知道說“好好好”。倒是我太太在旁聽後抓住了重點:這些水晶體各自有什麽優缺點?護士小姐笑嘻嘻地說,價格以及在眼球上劃一刀的長度,醫療保險支付的水晶體需開刀3.2毫米mm,自付的2.4-2.8mm。

(二)

聽了這個答案你满意嗎?於是,我和我太太立即開始四處打聽以及上網尋找:(1).什麽是白内障?(2).白内障手術過程。(3).样選水晶體。(4).手術後的感覚。經過七天的努力,收获匪淺。

大部分老人會得白内障是因為眼球前端的水状晶體老化了,水變渾沌了。當外面花花世界的景像穿過渾沌了的水状晶體到達眼球最裡端的視幕网--像電視機屏幕--時,景像変形了,有些甚至穿不過來了。可想而知,電視機的图像會模糊不清。當你的眼睛用了六,七十年,或七,八十年,自然老化了。如果你很年輕的時候眼睛就近視,而且常常用眼不當或過度,像我這样:走路看,吃饭看,躺在床上看,路燈下看,盖上被子用電筒照着看。。。我太太說,别說白内障,瞎眼的都有哟!

最难選定的是水晶體。首先,要知道给你做手術的這家醫院有哪些水晶體。如你不喜歡,就要换别家醫院。其次,去網路查找這家醫院提供的水晶體的產品說明書或介紹書,查找這些水晶體的使用評介或反應。第三,聽聽你的醫師的建議。第四,視自己的經濟能力。如你七十歲,經濟一般,可考慮保險支付的;如你年輕或有點钱,又或眼睛對你未來很重要,請選好一點的自付吧。要記住,手术後基本上無法再更换水晶體,它不像眼镜你可扔掉重配哦!

我對外界很敏感,而眼球,又是個极其敏感的器官,不麻醉能動刀嗎?在網路上看了一段白内障手術過程,手術後病人還冲着景頭笑了笑。嘿,没怎樣呀,十五分鐘,咬咬牙就過去啦!

(三)

手術那天的早上8:30時,我就站在醫院門診手術室門口了。驗明正身,换手術衣,量血壓,往眼裡滴药水--散瞳。十五分鐘後,被叫進手術室,上手術台躺着吧。第一次躺在台上,看着上方大大的手術燈,耳遍不時傳來金属器具的撞擊聲,腦袋馬上胡思乱想起來:白内障手術的成功率是98%,我會不會是那2%呀。。。

幾分钟後,一位護士小姐站在床邊,甜甜地說:“請把右眼張大點,好嗎?”遵命,正當我努力睁大時,突然感到有一個東西自動撑開了我的右眼。這下倒好,免得我用力。不過一分钟後就受不料了,没法眨眼哪!感覚到眼球表面正在干燥,很干燥,非常干燥。眼睛难受,很难受,非常难受。開始眨眼,努力眨眼,强眨眼。就是没法眨下來。感覚上時間過了很長了。“别動啊,醫師馬上就要來啦!”护士小姐不知在忙些什麽,甜言倒是不停地飘過來。這時我才體驗到了眼泪的重要。

正在难過中挣扎時,突然可以眨眼了,原來醫師來了。“這個手術很简單,十五分鐘内就可結束,現在要開刀了,請睁大眼睛,不要眨。”哇!還要十五分鐘不譲眨眼呀,我差點没暈過去。嗳,要是真能晕過去倒好啦!

醫師往我右眼内注入些藥水,拿一張塑料薄膜紙貼在我眼球上,用一支强燈照射我瞳孔,開始向两位实習醫師解說:“這個瞳孔比較大,要留心切入的角度”,“這個水晶體比較淺,眼球拱度。。。”,“這個眼球表面很油,是典型的。。。”哇!上課啊。交談已有十分钟了,我實在忍不住要眨眼。“别動,别動,要動刀了。我下刀時你一動就麻煩了。”可我就是很难受,眼睛不聽我指揮,本能要眨。我很紧張,深怕不小心一眨眼,刀子把我眼睛給捅了。這一下不就成了那2%了嗎?我告訴自己,不要紧張,可偏偏就會紧張,紧張到自己都感到全身僵硬;不要去想眨眼,可满腦子就是眨眼眨眼的。突然想起早上太太的叮嚀,紧張時就想你喜歡的電影。電影,喜歡的電影,我最喜歡的是。。。

當腦子不知不覚想這些時反倒忘了眨眼,也感覚不到难受。在心平静後,我發現右眼能够看。我先感到有水流進眼睛,水中出現破碎了的手術燈,從一個大畫面裂成六,七個小畫面,每個小畫面都有一盏破碎了的手術燈。最上面的小畫面慢慢地由清晰變模糊,又慢慢變成像没訊号的電視機屏幕那样白化化的一片。跟着其他的小畫面也一樣,清晰-模糊-白化化。這時,從醫師和護士的對話中知道正在用真空抽出眼内渾濁的水晶體。當醫師把捲起的水晶體植入眼球後,先看到突然冒出對稱性的三,四個手術燈來,像小時候看萬花筒那種景像。随後能感覚到水晶體正在展開,因為這幾個手術燈正在向中央快速擠拢,壓扁,扭曲變形,猛然一下刺痛,視野裡顯現出整個手術燈來。這時,聽見醫師說:“灌水。”好象是護士朝眼球刀口裡灌了點药水,以便譲醫師用镊子鉗住水晶體調整最佳位置,因我看到了手術燈滑來滑去的,象在水中浮蕩似的。醫師一邊忙着一邊叫着我的名字說:“看中間,看中間。”我努力盯住中間看,可醫師仍要求看中間。哦,我明白了,他意思是譲我眼球停在中間不要動,他才能找出最佳位置。想一想,你看到的整個視野畫面是在滑動中的,如你盯住中間看,那你眼球也一定在滚動中嗎。好了,醫師輕松地說;謝天謝地,縂算結束,我也终于可以輕松了!

我突然發現,在視覚的中央,有一糰淺紅色的雾,飛快地收歛成一個同眼球中心的小圆,無論朝哪個方向看,它都存在。我問護士。她說,那是血,會被吸收掉。好了,要包扎了。閉右眼,放紗布,貼胶带,再盖上一個网眼状的小鋼片,又横横竪竪貼了不少胶带。我說:胶带貼够了吧。护士答:嗯,再打一個X就更美了。手术圆满結束,從上台到下台约半個小時。

(四)

 手術後第二天要回醫院复診,八點半到時己有十几位昨天動了刀的病人在眼科門診的候診廳等着了。每人的眼睛都蓋着小鋼片,外加用白膠帶貼成大大的X字,幸好沒在臉上打X,那可是死刑犯哦!

護士小姐把我們叫集在一起,然后一個一個地拿掉我們的小鋼罩。眼罩一拿掉,我忙睜開右眼,看到的景象是粗粒狀的,然後慢慢變成細粒狀,再趨向無粒狀,最後恢復了正常的視野感覺。其实,這過程僅二,三秒,因從來没有經歷過,所以才會深深得記住。我覺得特別的明亮,景象比左眼清晰。我太太在旁焦急地問:“看的怎麼樣?”我說:“比以前清楚。” “清楚?我怎麽越看越模糊呢?"對面的银髪男惊慌地說。旁邊一位約70歲的阿伯開口了:“我只看到光,亮亮的光,有個臉在晃動,啊!是你呀老婆。”听得大家都笑了起來。這時每個人的眼罩都被取下,開始七嘴八舌。有的說看的很清楚,有的說看的模模糊糊,又有人說很亮。。。

護土拍拍手讓大家安靜下來後說:“你們現在有的人會看的比較清楚,有的人會比較模糊,現在,不管看到的是清楚或是模糊,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你會看的越來越模糊。”這下人群象炸鍋似的沸騰起來:“我現在就模糊,再模糊不就看不見了嗎?” “我現在看的很清楚,變模糊時耍不要配眼鏡呀?” “喂,小姐,會不會是白内障復發呀?” “我現在就模糊,”對面的银髪男叫了起來:“哇,再模糊哪不是白開刀了嗎?”我太太笑對護士說,是否說反了?護士小姐一怔,雙手護嘴,嗯,赶緊揮手說,對不起,講錯啦,是越來越清晰!醫師赶快出來叫我們進去復查。其實,復診是譲醫師檢查昨天刀口的恢復程度,有無感染,開一些眼药水點點,嘱咐幾句,一星期後再來。

(五)

白内障手术确是小手術。術後,不痛也不难受,神志清醒。不過,在術後恢復期(第一個月)内:(1).大便時不能憋得臉紅脖子粗;(2).不要弯腰提重物;(3).不可側身向手术眼方向睡;(4).外出要带墨镜。理由是:手術後的眼球,最怕眼壓增高或感染。眼壓高容使刀口爆裂伤口难復原,而且會壓迫球内神經造成其他病因;而感染會倂發炎症。所以醫師和護士都會再三嘱咐。

我認為第4點對習慣側睡的人來說,是很难的,例如我就是。為什麽,因為我睡着了,無發控制自己的睡姿,習慣性地朝右睡啦。這時,我太太就會推我,我半醒不醒地一邊嘴裡嘀咕着什麽,一邊轉身向另一方向。不知多久,我又會朝右睡,於是太太再次推我。一個晚上好幾次,害得太太整晚無發入眠。幸亏只维持了四天,要不太太一定會得失眠症。因為後來我“發明”了一種枕頭,左高右低,睡覚易朝右难朝左,就算朝左也壓不到眼睛。太太興奋地說,可以申請專利哟!

我認為手術恢復期是一個月,前半個月内必須做到上面的四點,一個月满時,眼睛不痛不痒不难過又看得見,那就“大功告成”啦!無論如何,你的視力會達到0.6-1.0間,中遠距离一定清晰,反倒是近距裡會模糊--如果你選擇遠距人造水晶體的話。

 (六)

人造水晶體,简单通俗地說,可分两大類:单一焦距和多焦距(主要是雙焦距)。前者自付價格新台币5,6萬及以下;後者可高達10萬還不至。大多數人選的单一焦距,分濾色和不濾色,又分遠距和近距。濾色的,譲你看到景象的色彩和亮度等於45-50歲及以上的人眼所看;不濾的,等於25歲的人眼所看。遠距的,視力基本可達1.0左右,缺點是看1米以内模糊(越近越模糊),看书看报打電腦要带老化眼镜;近距的,极少人選,視力在0.1以内,1米内很清楚(越近越清楚),缺點是看遠要带近視眼镜。我選的水晶體是:自付,单焦遠距,不濾色,新台币4.2萬。理由是:工作很需要用眼,它可能要被用20年(死人不需要用吧?),選自付;出門行走或開車,既要自己安全又要他人安全,人命第一,選遠距;雙焦距價格貴不說,而且用的人没在網上公開或發表使用的感覚,至少我没找到,這譲我不安心,選单焦吧;醫師說這4.2萬的比較適合我濾不濾色的,當時没想到,後來却成了麻煩。

手术前,左眼1.0右眼0.01大腦已習慣。現在左右都是1.0,大腦不習慣了,原先的視覚平衡被打破了。左右眼看到的常常不會自動合在一起构成一幅立體景像,而是各看各的景象,害得我頭两天走路跌跌冲冲幾次差點摔倒,多亏我太太把我抓得牢。尤其是右眼,没濾色,25歲吔,看到的景色很亮,凡白色都带點湛藍色。相比之下,左眼亮光暗淡,白色都带點黄色。當你在路上行走時,看到的景像一亮一暗,一白一黄的,要不了多久頭就晕了,脚也軟了,拥抱地球吧!我花了足足一個月,才慢慢適应起來。

不過我還是蛮喜歡這25歲的眼睛,譲我能再次體會年輕人的視野色彩,真是好棒哦!

 

 

    BillyG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